电影周首页

关于电影周

新闻中心

竞赛报名

业界支持

嘉宾注册

赞助合作

新闻中心

如何才能称得上一名合格的摄影师?解构著名摄影师赵小丁

2019-11-05 00:26:10

首届中国(白沙)影视工业电影周将于2019年11月8日—11月13日举行,旨在通过对幕后英雄的鼓励、认同,引起大众对幕后英雄的重视与尊重,推动中国电影工业化进程。 


著名导演、摄影指导赵小丁老师是本届电影周执委会成员之一,对于这个首次对于全国首个专注推动影视工业化进程、关注及表彰影视幕后从业者的电影周活动,赵小丁老师发表了他对电影周的寄托。



赵小丁是地道的北京人,运动员出身的他,意外与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,后来在北京电影学院就读摄影专业,如今是国内公认的摄影大师之一,也是第二位加入ASC的中国摄影指导。

2000年,是赵小丁与张艺谋的首次合作——拍摄了北京申奥宣传片《新北京、新奥运》;


2001年,赵小丁担任了张艺谋武侠电影《英雄》的摄影师,一起合作的还有杜可风。这部电影在当时斩获2.5亿元人民币的内地票房,全球票房共计1.77亿美元,折合约14亿人民币,成绩斐然,被美国《时代周刊》评为2004年度全球十大佳片第一名,斩获国内外一众奖项。


《英雄》将中国古典武侠的道义、潇洒、东方美做到了一个无法踏越的境地……开场马队的空镜、流云的逐格、棋馆的水滴、这些充满意境的镜头,在影像上给故事大大增添了拓展的空间和想象的余韵。



《英雄》之后,2003年,张艺谋导演的《十面埋伏》由赵小丁独挑摄影的大梁。凭借这部影片,他获得了第39届美国国家影评人协会奖最佳摄影,并提名第77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摄影。


他回忆拍摄《十面埋伏》时,在花地里接近结尾的一场戏,刘德华和金城武对打。因为是动作戏,大概需要拍十天左右,刚开始拍没两天赶上下大雪,后来索性就在雪中打,最后呈现给观众的就是这两个人一直打到季节变换,反而带来了意想不到艺术效果。



谈到赵小丁,就不得不谈到另外两个人,张艺谋和顾长卫。


《英雄》是张艺谋的第一部商业电影。此前,从1987年到1999年,他已经凭借电影《红高粱》、《菊豆》、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、《秋菊打官司》、《活着》、《一个都不能少》、《我的父亲母亲》等影片,三次提名奥斯卡、五次提名金球奖。



其中《红高粱》、《菊豆》都由顾长卫任摄影师,此前他曾为陈凯歌的《霸王别姬》掌镜。在这两部影片中,顾长卫以迥异的手法,呈现了一种颇为“放肆”的写意式西部自然与人文生态景观,传递出略带荒诞与嘲讽的现实主义观感,带来了极具震撼的视觉表现力,也由此将张艺谋电影的标志性“中国红”符号打向了国际电影市场。



2002年后,张艺谋从《英雄》开始转型执导的商业片,包括《英雄》在内的商业电影作品《十面埋伏》、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及《金陵十三钗》两次刷新中国电影票房纪录、四次夺得年度华语片票房冠军。


也是从《英雄》开始,张艺谋逐渐与赵小丁建立起固定的合作关系,到《十面埋伏》、再到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,在磅礴的形式风格化大场景之外,结合更为的顶尖的摄影技术,在细节的呈现上也力求更显精致。




在商业性镜头的积累上,赵小丁有着丰富的经验,在影像特征和风格样式上,商业电影的镜头在技巧层面更强化视觉上的一些尝试,展现方式也更为前卫和强烈。



张艺谋在经历了以好莱坞模式拍摄的合拍片《长城》之后,再次和老搭档著名摄影师赵小丁携手拍摄了《影》,用“中国”的方式讲述了一个替身的故事。


这次,他们突破以往大家所熟悉的“浓墨重彩”,而选择了看似简单实则处理难度极大的“黑白灰”色调。除了创造性地使用“黑白灰”色调,影片中邓超“一人分饰两角”的戏份,全都由邓超一人饰演,这都有赖于重复拍摄的实拍手法,而非后期换脸。这不仅考验主演的演技,对摄影组的考验非常大。


赵小丁曾表示,对于任何不同类型的片种,能拍的话都可以涉猎,他认为“每个片种有不同的美学特征,造型的特点也不尽相同,实际上都能积累很多技巧层面的东西。”作为一名摄影师,基于其自我的美学价值评判,以及对技术控制的严格要求,秉着对镜头、画面负责的目的,要坚持一些自己的东西。但作为一名导演,对于整体进度的把握,对最终呈现效果分寸感和度的把控,则有了更多需要考量的东西,保证摄影、美术、动作、以及后期各阶段的顺利进行。


打斗戏:捕捉动作对摄影师是一个考验


影片中,刘亦菲饰演的白浅和杨洋饰演的夜华有相当一部分的打戏,这当中,武术指导与摄影指导间的配合非常重要。武指在表现动作时很大程度依赖镜头,摄像机要准确抓取所需画面,例如精心设计的一连贯武打招式,或是针对某个武器、某个身体位置——手或腿部的动作特写,若双方配合不当,动作呈现效果就会大打折扣,对演员来说也会增加拍摄负担。


在这个方面,赵小丁已经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,《十面埋伏》的武术指导程小东是一个很懂得利用镜头画面的人,好的机器运用不仅能准确展现关键动作,还会为武术指导设计的招数额外加分,加强打戏的呈现效果。



在电影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的拍摄中,刘亦菲和杨洋本身就具有良好舞蹈功底,在武打戏上也有着丰富累积,对于这样的演员来说,跟摄影师、武术指导的密切配合可以直接为影片增色,杨洋在片中的空中旋转加倒立一字马,刘亦菲对扇子、短剑、绸带三种武器的熟练运用,在镜头上加之后期特效的配合,都会给影片带来极大的观赏性。


美术:摄影和美术之间需要产生密切的沟通和关联


在一部电影中,美术给摄影师提供被摄物体和被摄环境,因此在置景前期,摄像若跟美术能达到很好互动,不仅能提升拍摄效率、节省制片预算,也会为后期拍摄提供方便、给呈现效果加分。


在电影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的拍摄中,绝大部分场景都在影棚完成,涉及到场景搭建。从建筑造型的风格,到窗户、采光等一系列细节,美术和摄像都需要进行提前沟通,以便呈现最优的画面效果。



大的建筑场景之外,一些小道具在现场不同的摆设方式也跟摄像取景有着密切关系。道具摆好后,要根据监视器的画面去调整,有些剧组专门有一个高清到能看到4K的监视器,道具、妆发的细节都可以一览无余,第一时间发现问题进行调整,就可避免重复拍摄.


在电影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里,即使是大景别也要保证细节的特征也在镜头上得到了充分展现。


特效:后期任何景观设计都需跟前期拍摄相吻合


同样是场景恢弘、细节至臻,相较于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的实景拍摄,电影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源于东方玄幻设定,由八荒四海构成了一整个庞大的世界观,东荒青丘、九重天天宫、无妄海东皇钟、凡尘俊疾山等众多场景在现实中很难有迹可循,需要通过美术设计、借由后期的特效完成。


谈及摄像与后期特效之间的关系,赵小丁表示很多工作习惯和方式的改变,实际上要先源于观念的改变。很多时候,越是要做特效的地方,反而越是需要摄影师的参与,而不是在绿棚完成拍摄、把其余的工作交给导演和特效指导就算收工。


对于摄影指导来说,参与后期的特效概念十分必要,虽然在棚里是对着绿布景拍摄的,但脑子里要清楚知道这个场景最后呈现是怎样一个画面、怎样一个场景。对于特效指导来说,包括进行三维动画设计时,光源的设计也需要跟前期现场拍摄匹配,这些都需要摄影参与其中,不做这些功课,在未来电影工业发展的道路上就会面临淘汰的危险。


赵小丁表示,随着国内电影工业的发展,摄影师应逐步叫做“影像造型师”,要利用他所擅长的光线、运动、节奏、构图等,将日常生活中人眼随处可见的场景进行取舍、以符合电影美学的形态呈现,最后把这个经由镜头构建的小世界,以大银幕的形式回馈给电影观众。


首届中国(白沙)影视工业电影周旨在通过对幕后英雄的褒奖、认同,引起大众对幕后英雄的重视与尊重,推动中国电影工业化进程。本次电影周核心活动于2019年11月8日—11月13日在重庆影视城(江津白沙)开展,将先后举行参选影片招募、开幕式、幕后英雄推选活动、电影拍摄全流程互动体验、入围电影展映(含中国影视工业纪录片)等多个核心单元。


关注影视工业网,关注幕后英雄

关注中国(白沙)影视工业电影周。